专访ABB CEO史毕福:看清寰球制造业大趋势

 实绩案例     |      2018-08-16 20:38
  劳动力套利时代已经结束,人力成本不再是竞争焦点,制造业的未来在更小、更凑近消费者、更加迅速的工厂里。与此同时,人工智能技术将与传统的自动化、机器人技术融合,重塑制造业。

  《财经》记者 金焱 韩舒淋 | 文 马克 | 编辑

  ABB全球CEO史毕福(Ulrich Spiesshofer)日前在纽约接受《财经》(博客,微博)记者专访,他以为全球制作业正在产生巨变,劳能源套利时期已经停止,人力本钱不再是竞争焦点,制造业的未来在更小、更凑近破费者、更加敏捷的工厂里。人工智能(AI)是塑造未来制造业的最重要的技巧,目前AI技术的利用主要在花费领域,但其在产业范畴跟企业之间的大范畴运用更为关键。

(ABB寰球CEO史毕福)

  数字化转型是全球制造业巨头近两年的,工业互联网则是数字化转型的实现形式,这方面通用电气(GE)、西门子和ABB都是引领者。史毕福认为,GE的工业互联网只做到了收集数据和分析,但无奈做到控制,ABB与西门子作为全球两大工业自动化供应商,具备对装备的控制才干,这是与GE的明显差异。

  ABB总部位于瑞士苏黎世,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80年代,从最初的电气制造业务起家,发展成包括电气产品、机器人及运动控制、工业自动化和电网四大业务的国际制造业巨头。2017年,ABB营收343亿美元,位列《财产》500大第341位。自2013年9月上任以来,史毕福担当CEO已近五年。

  以下为专访详情。

  劳动力套利的时代结束了

  《财经》:2018年对制造业来说是一个好年份吗?

  史毕福:从全球来看,GDP在增长,消费也在增长。总的来说是踊跃的。

  《财经》:制造业正在发生什么至关重要的变化?

  史毕福:未来的工作会和从前的工作不太一样。在中世纪,手工业者在村落之间流动,带着他的工具去有须要的地方工作;后来咱们发明了工厂,集成了供应、需求,发明了物流;后来人们意识到有劳动套利(Labor Arbitrage,指将已失去技术优势和技术壁垒的工业转移至劳动力价格低廉的地区,通过降落人力成本来提高利润 )的存在,所以我们把工厂放在新兴国家中,从劳能源套利中获益。

  现在,随着古代自动化和机器人技术的发展,我们可以攻破这种图景,让价值增值更加靠近需求。我认为制造业的未来在更小、更靠近消费者、更加敏捷的工厂里。我信赖未来全球的物流链也会减少,因为我们将会更加靠近消费者来生产。通过劳动力套利来塑造全球制造业图景的时代将终结,因为我们可以对消这种套利。

  最近我们在德国开了一个新工厂,因为采用了智能自动化技术,它和中国最好的工厂的单品成本是完全一样的。所以我认为未来会从新定位本土市场,对竞争力的定位也会从仅仅考虑成本向更器重技术和价值转变。

  《财经》:许多人在抱怨主动化让人们失去工作,人工智能技术让埋怨的声音更大了,但这些新技术也在创造新的工作岗位,你如何对待二者间的关系?

  史毕福:1990年,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极其清苦线以下,现在只有8%,靠的就是靠技术。事实上有最高机器人密度的国度,比喻德国、韩国、新加坡、日本,同时也有最低的失业率。机器人与受教诲的人相结合,可以创造繁华、可能出产更多人能包袱得起的商品,也会带来经济增添。政府、教导界和企业界需要奇特配合,来跟上世界的变化脚步。

  显然,有数百万工作正在消失,但也有数百万新工作在浮现。以我们自己的业务为例,过去我们有很多员工在做金属铸锻的工作,如今这些工作都自动化了。但是现在我们有更多的员工在从事服务业,在开发app,在与客户一起工作。所以我认我们不应当害怕变革,而应领我们的员工一起管理变更、推动变更。如果我们胜利了,全球就业最终是会增长的。

  就业模式会有很多变化。过去,父辈学会了一个工作,然后下一代学会了另一个工作,这种时代已经结束了。我有两个儿子,一个16岁一个19岁,我告诉他们在本人的职业生涯中要准备好两三次忘掉已有工作技巧,迎接新的挑战。

  人工智能将重塑制造业

  《财经》:对制造业影响最大的技术是什么?

  史毕福:人工智能。如果应用切当,AI技能能够释放人类潜力,对生产、财产、繁荣带来显明变革。它将让自动化更加自主,未来会有自我优化的工厂,重复性的、艰难的工作将通过自动化来实现,人类可以关注更具发现力的工作。

  《财经》:ABB如何融会人工智能技术和自动化技术,搭载了人工智能技术的机器人和之前的机器人有什么不同?

  史毕福:我先讲个故事,而后系统阐明。去年9月,在比萨大剧场,我们让我们的双臂机器人YuMi去指挥一个交响乐团,世界著名的歌唱家Andrea Bocelli在它的指挥下演唱,通过这个我们展示了AI和机器人可以做到什么。

  如果我们把这种学习过程放在实际的工业环境中,假设你是中国武汉一个生产玩具的小公司,你想用机器人,我们能为你提供什么呢?我们通过一个叫做机器人工作室(Robot Studio)的AI技术支持的软件包,可以引入和你工作场景类似的教训,给做机器人应用打算的专业人员提供支持,这所有都靠AI技术支撑。所以,在计划环节AI就加入了。

  当你在运行中开始应用这些机器人时,你可能会担心我只是一个小公司,我付不起钱来养一个维修工程师。但ABB可以监控所有机器人的状态,将数据存储在云端,和其他上千台机器人数据进行比较,可以智能猜想它可能的宕机时光,从而正确打算出你所需要的维修费用和时间,即便作为一个小公司也能够负担得起。

  所以我认为如果能很好的应用AI,将能够增强技术对人类的价值,让它能够以更低的成本服务更多人。目前,技术的应用依然成本不菲,硬件只是一部门,而无论是设置、安装仍是经营,技术的工程化应用还都是一大笔用度,如果我们能够让它更便宜,就会有更多公司累赘得起,更多公司可以以有吸引力的成本去生产有品德的产品,也就象征着有更多人能买得起,从而也就有更多人能有工作,也创造了更多需求。

  ABB是中国制造2025的一部分

  《财经》:今年以来人们都在念叨贸易战,反全球化的情感高涨,各种商业保护政策在出台,对您来说,这些变化有什么影响?

  史毕福:市场感情整体上是踊跃的,但也有很多不确定性,有监管上的,贸易上的,政治上的。我作为CEO,要在这个挑战的环境领导ABB前行,对我来说,长期确切定性有助于我更好的领导企业,我渴望未来的世界更加充满判断性。

  《财经》:您如何理解中国制造2025?

  史毕福:ABB可以在其中扮演基天性的角色,因为只有当中国企业能制造足够多存在国际竞争力的产品时,中国制造2025才华成功。为此,中国企业需要自动化、需要机器人,我们可以供给这些技术。现在我们在中国有完选集成的价值链,超过2000名中国员工从事研发工作,占员工总数的12%,我们在中国所需要的产品可以在中国研发、制造和运输,超过85%的在中国销售的产品可以在本地研发和制造。

  制造业的未来正在来临,它将融合人工智能技术和传统的自动化、机器人技术,而中国正在书写将人工智能技术和传统制造业融合的新历史。中国的角色在改变,技术才能在改变,中国有机遇做出更大贡献,并成为世界性的领导力量。

  《财经》:能够说ABB是中国制造2025的一部分吗?

  史毕福:当然,我们是很重要的一局部。我们参与提出了这个主张,我们也将在实现它的进程中深度参加。当初我们有大略1.8万名员工在中国,有良多制造工厂和大的研发中心,我们在中国也有软件中心,开发在机器人上应用的人工智能技术。目前,中国对ABB来说不仅有市场,也有让我非常骄傲的精良团队。

  《财经》:当初的问题是中国制造2025已经对欧美提出了挑战,他们认为需要密切关注,美国当前的贸易政策也很针对中国制造2025,你如何看待这种批评?

  史毕福:我不想太多评估政策。中国在从前多少十年竞争力大幅增加,然而世界上其余地域也不原地踏步。比如欧洲的技术发展,欧洲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正表演着引导角色。

  我想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让所有人都有机会。确实中国是一个经济强国,世界上也有其余经济强国,世界足够大,可以容得下所有这些力量友好共存。

  工业互联网离不动工业控制

  《财经》:对于数字化,有两个问题,为什么要数字化?如何数字化?

  史毕福:人们始终在从进步生产率的技术中获益,通过数字化,我们可以很好的提高生产率。我们引入 “感知、分析、举措”的闭环,通过传感器、通信设备、连接设备这些数字化的技术来感知,通过传感器技术获悉资产的运行情况,上传到云端,汇总信息。有了信息之后我们需要分析信息,这个环节AI技术表演了重要角色,即分析数据的智能算法。而后就到了行动部分,你需要进入工业流程或者维修盘算的操纵循环来让它起作用。和AI一样,我们不应害怕数字化,应该把它当成创造繁荣和财富的机会。

  《财经》:对工业互联网,提出这一律念的GE更换了CEO,业绩也不佳,是否象征着它发展的并不顺利,你如何看待工业互联网的未来?

  史毕福:假如用得好,工业互联网的后果会很好。回忆我所说的:需要感知、分析和行为。我们的策略和GE的策略有所不同,他们是感知、剖析之后就停了,而我们还有举动环节。通过我们的节制系统,工业互联网通过智能算法接入掌握轮回,这可认为客户创造很多价值。

  ABB是世界上两大工业控制技术公司之一,西门子在离散工业范围是领导者,我们仅次于西门子,而在流程工业,ABB排第一,西门子第二。这就是ABB和GE最大的差别:GE不控制循环或者没有控制能力,就比方你是一个医生,你仅仅诊断了高烧然后给病人你的倡议,然而ABB不仅给出提议,还能帮助病人履行倡导。

  《财经》:您也提过全球能源互联网的概念,这是未来的概念还是已经在发生的事件?它的价值何在?

  史毕福:人们现在面临的能源挑衅是如何供给可猜测的、高品质的、低碳的基荷能源。实现这一点有不同的方法,可以把不同的可再生能源和传统能源融合到一起,再加上核电。也可以通过一个全球互联的大电网把所有之前提到的这些能源衔接在一起。我们也要纳入积极的需求侧管理、智能的需求侧优化,通过需求侧模式优化来达到削峰成果。

  总的来说,将来将会有一个寰球互联的电力体系,从远距离始终到本地的需要侧动态变更都会是完整不同的运行方式。你家房子的屋顶装了太阳能,可能在早上是一个发电站,在下战书是一个电力用户,到晚上由于你在给电动车充电,可能是一个储能电站。优化所有这所有就是我所说的电力互联网,这也是咱们正在努力的方向。

  我们在一些领域已经取得了明显的进展,我们在优化分布式负荷模式来确保不会让电网超负荷运行。未来电动车充电的补贴、价钱治理将完全由AI算法来把持,从而使我们可能优化需求,让它既满足人的需求,同时也与当地可再生能源供给相匹配。这很快就会成为事实。

    本文首发于微信民众号:财经杂志。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跟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危险请自担。

相干的主题文章: 相关的主题文章: